簡札

同理心的體悟 —— 關於易傷性

Itsplay 講說 —— SM 裡,我們在做的事情就是 empathy。
而我想寫下的體悟亦關於 vulnerability。

身為一個 Top 真的不輕鬆。
你的 bottom 可能會跟你要求
「你做什麼我都願意承受」「你高興我就高興」「請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吧」

但對 Top 而言仍沒這麼容易。我如何能夠相信,相信他的意願不只出自一時興致的高昂。我會擔心假如我真的只做我想做的、而不做額外努力去維持他的興致,這樣子他還能樂在其中,還能接受這樣的我、享受我做的事。或許情境會消失、容忍力會下降,或許他心中暗自抱怨無聊、對我失望。如果我取消了那些正巧是他偏好的部分。

同時身為 bottom,我可以說答案是「不見得」。bottom 他的喜好可能恰恰與你相同,他對你的屈服可能真的令他對你做的任何事都由衷癡迷,這些可以是真的。但是很難相信。

因為相信意味著你必須放下武裝、與對方同樣坦誠地把自己交出去 —— 「這是卸下裝扮的我,真實的樣貌。這樣的我,你還喜歡嗎?」「你說可以,於是我選擇相信。所以現在我做了,我把自己交出去了,你會接住嗎?還是會任由我摔落?」

這需要極大的勇氣。
因為把自己暴露在一個可能受傷的狀態。
是用既有的安定去賭一份更真切的連結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